商业观察旗下网站
资本市场权威媒体
今天是:2019年06月21日  星期五
你的位置:首页>正文

峰峰矿区住建局:拆房“真糊涂” 拆后“装糊涂”

5月3日上午,河北邯郸的陈清(化名)赶回家中老房的时候,他看到,原本六间老房只剩下了一间,拆迁的现场干干净净,房屋的砖石瓦砾和屋内的家具都已经消失无踪。

虽然他马上就开始向相关部门了解情况,并找到了拆迁的峰峰矿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住建局)。

5月5日下午,同样是在没有通知房主的情况下,最后一间老房被强行拆除,而吊诡的是,拆迁的施工方竟表示,自己是受了科技和工业信息化局(以下简称科工局)的委托来拆除最后一间房屋的。

明明是自家自建的房屋,为什么会被峰峰矿区住建局强行拆除?第二次拆除怎么又牵扯进来峰峰矿区科工局?

自建房屋成“危房”

据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了解,此次被强制拆除的六间平房位于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农场路北延,是房主陈清一家在1990年前后自建,建成后房主的亲戚在此生活多年,之后亲戚购买了商品房居住,房屋闲置了下来。

陈清告诉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这六间平房所处的土地位置原本是一个位于居民区中间的大坑,无法使用。房主父亲与当时的农场领导进行协商,由他家将坑填平,并在填平的土地上建造房屋以供来务工的外地亲友居住。
1.jpg

2.jpg

(当年与房屋毗邻的冀海公司相关负责人的证明)

“当时房屋的相关管理并不严格,而且土地归农场所有,我们获得了农场方面的同意也就相当于获得了认可,也没有办理房产证等相关证件。”陈清强调,不仅仅是自家的六间平房没有办理房产证,就是周边的邻居也都没有办理房产证。“据我母亲讲,我家还曾经向农场缴纳过相关费用。房屋建成后,先是借给了来邯郸做建筑工人的河南老乡居住,一年后就改由我姑姑及表哥一家居住,他们当时也是到邯郸来务工,无处居住。表哥一家居住了有十多年,后来在2011年前后,我表哥也购买了商品房,搬离了这里。但是房间内还有一些家具用品,并不是无主的危房。”

房主的话也得到了邻居的证实,其中有的邻居甚至曾因为这六间平房的建造而闹过矛盾。
3.jpg

4.jpg

(陈清提供的邻居证明)

所以说,这六间平房的所属权,在被峰峰矿区住建局拆除前并没有疑义。那么,峰峰矿区住建局又为什么要拆除这六间平房呢?

“事情的起因是农场路向北延伸,我家这六间平房虽然没在征地范围内,但是却从一片平房区中间的位置,变成了路东临街的房子。然后在修路的过程中,修路的机械对房屋的屋顶造成了一些损坏,因为这边在修路,我们也就没有进行维修,想着等路修好了再修。”陈清说,“结果5月2日晚上11点,在没有和我家做任何沟通协商和通知的情况下,住建局就以房屋破旧影响美观的理由,组织人手拆除了我们五间房屋,第二天我得到邻居通知赶过来之后,现场都清理干净了。”
5.jpg

(五间平房被拆除清理后的现场,图中房屋为仅剩下的一间平房)

陈清表示,他之后找到了主持此次房屋拆除的峰峰矿区住建局经济适用房中心副主任李向东,李向东称此次行为是峰峰矿区科工局局长郭涛所为,但陈清在联系上郭涛后,郭涛表示此事与科工局无关。

陈清无奈之下再次走访周边邻居,确认实施房屋拆除的确实是住建局。之后他再次联系李向东,李向东这次承认了拆除行为是在住建局局长柴慧宗的指示下进行的。

持续强拆并“栽赃”科工局

虽然六间平房只剩下了一间,但是找到了实施拆除行为的住建局,陈清觉得事件应该进入协商解决的流程,住建局方面也已经知道了自己是房主,最后一间房子总不能再被拆除了吧。

但是到了5月5日下午,邻居又再次告知他,最后一间房屋正在被拆除。

陈清急忙赶到拆除现场,拦下了正在实施的拆除行为。而在场的施工人员告诉陈清,他们是受科工局委托来实施房屋拆除的。陈清和施工人员一同到科工局进行询问,科工局否认了拆除行为,告知该行为是住建局进行的,让房主陈清直接与住建局联系。

记者电话采访了当时的施工人员李东,李东确认了事情经过,并告诉记者,后来住建局也承认第二次拆迁行为是其所为。
6.jpg

(最后一间房屋被拆除的现场)

科工局局长郭涛表示,住建局第一次找到科工局进行房屋产权确认的时候,科工局就否认了该房屋为科工局所有。“我当时就回复他们,那里没有我们的房屋,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后来住建局也没有再找我们。”

而对于住建局要求施工人员统一口径称拆除是科工局实施的行为,郭涛表示并不知情,“我们一开始就核实了这块地方不是科工局所有,并告诉了住建局,后来的事情也不知道了。”

科工局还向陈清提供了区域的土地使用证,明确表示该地块并不属于科工局所有。
7.jpg

8.jpg

9.jpg

(红线区域内为此次被拆除房屋的位置)

之后记者致电峰峰矿区住建局局长柴慧宗、副局长刘金平、住建局经济适用房中心副主任李向东和峰峰矿区主管副区长,但都未得到回应,致电致函峰峰矿区住建局,截至发稿也没有得到回复。

陈清告诉中国资本观察(www.zgzbgc.cn),5月8日上午12点左右住建局副局长刘金平打来电话,称住建局将对其以诽谤罪为由报案,并且此房屋属于违建就应该被拆除。此外,由于陈清向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网站进行了投诉,其行为为非法上访。

由“危房”变为“违建”,且旁边紧挨着的邻居家的平房却安然无恙,对于住建局在未告知的情况下强拆自家房屋的行为,陈清表示十分不解。
10.jpg

(六间房屋被全部拆除后的现场,可以看到毗邻的平房并未被拆除)

记者注意到,这已经不是峰峰矿区住建局第一次被举报强拆行为了。

在河北新闻网的阳光理政频道,记者发现有网友在去年7月发帖称,峰峰矿区住建局于去年2月份,在双方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将其房子给强行拆除了,并称该房屋是违建。截至发稿,记者并没有看到该事件的解决结果。

先拆迁,后违建。这做事的顺序着实让人眼熟,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房屋是被同样“套路”了的。
(文中陈清、李东为化名,图片均为事主提供)
收藏 打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文章,登录注册

相关文章推荐